年终策划丨2019这支体坛乐队强势出道!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30日电(记者 岳川) 年尾回望,2019的体育圈很是热闹。这一年,足球等“老牌艺人”依然光彩夺目,国足、利物浦、梅西都是聚光灯追逐的焦点;网球、乒羽等“实力唱将”亦是热搜常客,国羽、国乒收获颇丰。不仅如此,不少新人也已闯出了一番天地。比如这支出道不久的“体坛乐队”,就在2019掀起了一股追星浪潮。

吉他就像乐队诸般乐器中的“主唱”,是它将醉人的主旋律送入乐迷耳中。动人心弦的丰富音色和光辉灿烂的即兴独奏,总能令听者如痴如狂。

潜水有不同形式,爱好者们通常所说的潜水即水肺潜水,简而言之就是携带氧气瓶进行的潜水活动。

梁洁想不通的问题,暴力示威者却有一套似乎能自圆其说的答案。在暴徒看来,暴力抗警是“违法达义”,就是说,他们的目标是正义的,而使用暴力是迫不得已——如果说示威者使用暴力不合理,那警察使用暴力也是不合理的。

梁洁刚发完短信,手机就“嘀嘀嘀”响了起来,很多朋友发来发信息说,在电视上看到李警官了,竟然不戴口罩。

贝斯是吉他与鼓之间的桥梁,音色“厚重”的它是推动乐曲情绪变化、拨动听者心弦的一柄利器。

梁洁等警察家属也受到牵连。有警察宿舍被喷上“祸必及妻儿”字句,还有警察子女在学校遭到欺凌。香港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在社交平台上甚至咒骂警员子女“活不过7岁”。

梁洁抱着儿子,躲躲闪闪避开黑衣人,终于在天黑前安全到家。示威者在楼下的嘶喊声不绝于耳。后来,她听说另一名警察的家被人砸烂了。当时,一些暴徒从街上扔砖头砸窗,还有一些冲上来拍门。那天,两个孩子和奶奶在家,他们躲在客厅的桌子底下,家里的家具都被打烂了。第二天,全家就搬离了警察宿舍。现在两个小朋友还经常做噩梦。

5月末,徐灿在家乡江西抚州首次卫冕,他以TKO的方式于第6回合战胜挑战者久保隼,守住了金腰带。上个月,徐灿又在客场以一致判定击败了此前18战全胜的美国拳手罗伯斯,又一次卫冕成功。

梁洁的丈夫李先生是一名警察。修例风波以来,警察成为暴徒攻击的目标。不久前,一名警察在港铁观塘站处理刑事毁坏案件时遭黑衣人割喉。机动部队一名警员曾被暴徒围殴,导致眼角膜破裂,眼帘缝补20针。还有后来被海内外网友熟知的“光头刘Sir”,也曾多次被暴力分子围堵攻击,至今膝盖里还有一处碎骨。截至11月18日,已有454名警察受伤。

每到周末,梁洁就带着儿子去深圳或珠海,她说:“在那里吃吃玩玩真开心,也不想香港那些有的没的了。”李警官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,这几个月也爱上了来内地,现在警界兄弟们聚会都改在河对岸的深圳了。

虽然不是铁三角(吉他、贝斯、架子鼓)的一员,但在乐队的发展中,键盘逐渐占据了一席之地,它丰富声道的作用立竿见影,这之中又以电子琴较为常见。

不过今年有些不同,徐灿把这项运动频繁带入大众视野。作为中国最知名的现役世界拳王,他用拳头发出的音量,比鼓手的鼓槌还要响亮。

“中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报到。”今年6月的这条微博,不但让16岁的谷爱凌迅速走入大众视野,自由式滑雪也随她成为一道风景线。

除了面对暴徒,香港警察还要承受来自舆论的压力。一名防暴警察的妻子发文讲述家里的一幕:“我丈夫经过一天的奋战后回到家中,身心俱疲,还没来得及冲凉便睡倒在沙发上。醒来看到电视新闻回放片段,‘尊贵的’议员在那里批评警方,我丈夫非常气愤,委屈落泪,握在手中的玻璃杯都被捏碎了,血水从指缝滴下来。”

在混乱中,警察家属不得不学会隐藏身份。不久前,在金钟添马公园一场挺警方的集会上,一位警察家属谈起近来遭遇时情不自禁落泪。她无说:“我现在不敢跟人说我是警察家属,甚至不敢讨论相关话题。”有的家属打车或坐巴士选择提前或者迟一站下车,再走回警察宿舍的家。

“厦门大学开潜水选修课”,这条在今年登上热搜的微博勾起了不少网友的好奇心,也让一向以“贵族”形象示人的潜水有机会被更多人了解。

(为保护隐私,梁洁使用化名)

数据显示,去年全球潜水考证数增长率约为5%,而中国人潜水考证数年增长率约40%,是全球平均增速的8倍。如今PADI(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)一年可在世界范围内颁发各类潜水证书百万张,这足以说明它的巨大号召力。

鼓手是指挥官,无论其他成员如何释放自我,都需遵循鼓点的节拍。就像在世界范围内,拳击的受欢迎程度超出想象,梅威瑟在全球运动员收入榜上长期占据首位,梅西、C罗等巨星皆不如他。然而拳击在国内仍属小众运动,好似舞台上的鼓手总是坐在乐队的最后方。

不仅如此,他们还散布各种谣言,污蔑警察,进一步证明暴力抗警的合理性。谣言不一而足:“警察强奸了中文大学一名女生”“警察打瞎了一名无辜市民的眼睛”“15岁少女因参与游行,被杀并被浮尸海上”……本月上旬,警方还破获一起非法持有枪支案,落网激进分子交代,他们企图在游行时用枪械制造混乱,嫁祸警察。

不但加拉帕格斯、阿尔达布拉岛、帕劳等潜水胜地因此被推上“国际巨星”之列,还催生出一批像美娜多这样的新晋“网红”,后者在去年火遍微博、抖音与朋友圈。

梁洁也有过相似的经历。一天,她带着儿子乘地铁,地铁电视上正播着防爆警察的视频,5岁的儿子脱口而出:“爸爸、爸爸。”

凌空飞越、闪转腾挪,华丽的技巧与娴熟的技术浑然一体,让想象力在空中肆意绽放,这就是自由式滑雪。

梁洁一把捂住儿子的嘴。“我当时吓懵了,这是在公共场合,千万别惹事啊。”梁洁后来回忆那天的情形时,仍然后怕,同时又觉得有些可悲。“爸爸是警察,儿子特别骄傲。怎么现在连说都不敢说了呢?”

还没走到他们位于警察宿舍的家,梁洁就看到路上聚集了一群蒙面黑衣人挥舞着拳头,高声叫骂。暴徒对面,警察架起路障,列阵戒备。梁洁赶紧抱起儿子,远远躲开黑衣人。

一条赛道、多种挑战,裁判对运动员展现多元技巧的期待,正如听众对吉他手即兴SOLO的渴望。

好的鼓手擅长利用加花点燃气氛,其呈现于视觉与听觉上的震撼,与拳击运动很是契合。敲鼓与出拳也有异曲同工之处,既有四两拨千斤的灵巧轻盈,又有力拔千斤的重拳出击。

“你怎么不戴口罩啊?”她看到电视上,丈夫竟然不戴口罩执勤,立刻发短信提醒。在当前局势下,警察身份若遭泄露,人身安全随时会受到威胁。可是正在执勤的李警官哪里有空看手机。

谷爱凌在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项目中

梁洁说,修例风波以来,夫妻俩基本碰不上面。李警官有时上早班,一天十几小时在外,有时上晚班,十几小时后回来倒头就睡,“最夸张的是一连工作40个小时” 。梁洁在香港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,自己工作也很忙。两人偶尔在家碰面一二十分钟,也来不及说什么。李警官在家从不谈工作上的事,因为在他看来,和家人说警务“很不专业”。

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中国职业拳击的发展,离不开明星效应的提携。这一年,徐灿的拳头,比激昂的鼓点更令人振聋发聩。

不同于自由式滑雪其他小项,坡面障碍技巧的赛道地形复杂:场地垂直落差最小150米,斜坡平均角度12度以上;全程至少有2个不同地貌,最低设3个跳台,有多条路线可供选择。选手需要在空中完成4次旋转和3次空翻,就像在雪地上表演杂技。

暴徒还使用网络暴力威胁恐吓警察。特区政府警务处日前透露,共有1614名警察及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人发布在网上,包括姓名、身份证号码、生日、住址、照片等。在香港的街道上,至今仍能发现暴徒喷涂的警察姓名、电话、家庭住址。

既灿烂又动人,吉他是观赏性与实力派的代名词。它之于一支乐队,正如自由式滑雪之于冬季运动。

在这之中,空中技巧是中国队的强项,韩晓鹏曾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夺得冠军,为中国实现了冬奥雪上项目和男子项目金牌零的突破。然而其他小项,素来是欧美选手的天地。

厦门大学潜水课教学现场。 网络视频截图

自由式滑雪由双板完成,包括空中技巧、雪上技巧、U型场地技巧、坡面障碍技巧、障碍追逐、大跳台等小项。北京冬奥会,自由式滑雪将产生13枚金牌,其中空中技巧混合团体和男、女大跳台为新增项目。

潜水为何会有如此魔力?也许正如一位爱好者所说:“每次下到水里,都会有全新的感受。这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神奇世界,它会以千百种形态拥抱你。”

同为拨弦乐器,贝斯与吉他有诸多相似之处。正如潜水和滑雪——它们是体育圈的“南慕容与北乔峰”,在坊间被传为最容易使人上瘾的两项运动,参与只有零次与无数次的差别。

随着这项运动持续升温,前往散布于世界各地的潜水天堂打卡成为现下流行趋势之一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开始以潜水为目的策划旅行。

资料图为徐灿握拳庆祝 中新社记者 刘占昆 摄

在世界四大拳击组织中,WBA(世界拳击协会)的历史最为悠久。年初,徐灿在美国休斯敦进行的WBA羽量级拳王争霸赛中击败罗哈斯,金腰带上身的他成为中国首位WBA世界拳王,也是近5年来首位在126磅羽量级上登顶的亚洲人。

尽管梁洁的丈夫李警官是一名文职警察,日常并不在一线执勤,但她还是免不了为丈夫担心。那天,在家里打开电视,她说:“以前我从来不看电视,也不看网络直播,那天不知为什么开了电视,恰好看到我老公和几位同事在检查路人身份证。”

最近,梁洁听说楼下邻居把孩子送到深圳的一所国际学校念书了。她和李警官也在想,要不要效仿,只是那样开销太大。

他日回首,2019很有可能被看作中国自由式滑雪扬帆远航的转折之年。代表中国征战北京冬奥会,实力与颜值兼具的谷爱凌给热度渐起的雪上运动又添了一把柴火。

然而,转学深圳的好处显而易见,起码5岁的儿子可以大声说出来:“我爸爸是警察。”

谷爱凌的加入,让观众对于北京冬奥又多了一份期待。擅长坡面障碍技巧的她,在今年的自由式滑雪世界杯意大利站中获得冠军。